走向一种新的自然观与科学观
[2015-12-05 13:02:40]

??? 作者:晋世翔? 来源:《中国科学报》(2015-12-04 第10版 读书)

??? 20世纪是西方时空观实现境域化变革的重要时期,海德格尔被认为是时间境域化变革的完成者与集大成者,梅洛-庞蒂则被认为是空间境域化变革的完成者与集大成者。这种境域化变革的实质是对近代空间观的几何化、形式化进程的某种反思与超越。
??? 得益于北京大学科技哲学传统多年来在现象学与科学思想史方面的酝酿与积淀,刘胜利博士不但成为梅洛-庞蒂现象学的研究者,同时又是科学思想史学派的开山之作《伽利略研究》的中译者。他的科学哲学新着《身体、空间与科学:梅洛-庞蒂的空间现象学研究》(以下简称《身体》)不属于英美分析哲学传统,而是一本属于欧陆现象学传统的科学哲学,即所谓“现象学科学哲学”的研究性着作。
??? 科学思想史与现象学科学哲学的融合构成了此书独特的研究背景。因此,此书最值得推荐之处在于:它不仅针对梅洛-庞蒂的空间现象学作出了细腻的科学哲学解读与完整的论证性重构,而且以此为基本思想线索,将科学思想史、科学哲学、现象学、空间哲学等思想要素融为一体,深入探讨了西方近代科学的成就与局限,初步揭示了东西方两种科学传统的区别与联系。
?? 《身体》全书共分九章,贯穿着一明一暗两条思想线索:明线索支配了前七章,对应着“身体、空间”两个关键词,重点在于对梅洛-庞蒂的空间现象学进行论证性重构,揭示梅氏如何借助身体观变革完成空间观变革;暗线索则在后两章突现,对应着“科学”这一关键词,重点是基于前述空间观变革,对一种新的自然观与科学观进行初步哲学建构。
??? 20世纪是西方时空观实现境域化变革的重要时期,海德格尔被认为是时间境域化变革的完成者与集大成者,梅洛-庞蒂则被认为是空间境域化变革的完成者与集大成者。这种境域化变革的实质是对近代空间观的几何化、形式化进程的某种反思与超越。
??? 柯瓦雷等科学思想史家早已揭示出空间几何化与近代科学诞生之间的思想关联。《身体》一书的“导言”指出,牛顿的绝对空间与康德的先天直观形式代表了近代以来理解空间的两条主要道路:“客观”道路与“主观”道路,两者分别将空间奠基于对象与主体。然而,无论两者表面看来如何截然对立,它们共享的预设仍十分明显:它们都预设了一个单一、同质、不动、无限、各向同性的广延连续统(即一个三维欧氏几何空间)的理论可能性及其特权地位,预设了自然世界的形式与内容截然二分,预设了空间只涉及人类经验的确定不变的唯一形式,而与境域化的经验内容无关。《身体》一书将上述预设称为空间的“非境域化预设”。
??? 梅洛-庞蒂在其早期代表作《知觉现象学》中的空间观变革所针对的正是上述空间的非境域化预设。梅洛-庞蒂通过建立空间与身体的“现象学-存在论”关联,开辟出借助身体来理解空间的第三条道路,揭示出了康德的空间分析框架所不能容纳的新空间观。由于梅洛-庞蒂的身体是一个超越二元论分析框架的、身心统一的“现象身体”,他将上述新空间观称为“现象空间”。这种空间内在于身体的原初知觉经验,既能执行综合经验内容的形式功能,又能随着经验内容的变动而变动,从而是一种境域化的空间。
??? 正因为此,《身体》的前七章开端于对康德空间观的反思与批判;其次分述梅洛-庞蒂如何通过身体的现象学还原带动空间的现象学还原;最后描述现象空间的境域化特征,澄清其存在论基础。
??? 如果我们将上述对于身体与空间的现象学还原理解为一种考古学式的下降运动,《身体》一书的可贵之处在于作者不仅耐心细致地引导读者完成了这种下降运动,揭示出它所关联的丰富的科学哲学意义,而且还试图探索上升运动的新图景。在本书最后两章,上述探索集中体现为对一种新的自然观与科学观的初步哲学建构。
??? 由于“现象科学”观念诞生于西方科学传统自身内部的反思与批判,它天然地向着与西方近代科学异质的中国古代科学传统开放。因此,《身体》一书第九章尝试用上述新科学观来解决中国传统医学理论与实践体系的科学划界难题,即所谓“中医科学性难题”。这为中医的现象学科技哲学研究奠定了初步基础。
??? 诚然,《身体》一书并不易读。它不仅涉及现象学、科学哲学、科学思想史等多个领域,而且还选择了素以难治着称的空间问题为突破口。问题虽小而专,但意指深远。空间观的哲学反思牵连着对整个西方近代主体性哲学和精确科学地基的反思。同时,本书最后两章也初步显露了作者求诸于西学而返归六经的思想报负。纵览全书,细腻的分析和整饬的结构定能带领读者经历一次螺旋上升式的思想辩证运动。

?? 《身体、空间与科学:梅洛-庞蒂的空间现象学研究》,刘胜利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5年1月出

上一篇: 科幻2015: 前所未有的热闹 下一篇: 宇宙的 “三分钟热度”